当前位置:宏瑞传媒国学红楼梦中忠顺王为何要派人来贾家?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忠顺王为何要派人来贾家?原因是什么?
2022-09-23

忠顺王爷是《红楼梦》中的虚拟人物,从未正面出场。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金钏儿死的时候,贾宝玉正在父亲贾政的书房陪贾雨村清谈。雨村走后,贾宝玉被叫到了王夫人房中,遭母亲数落一顿。

这对母子对金钏儿的死认识不同。王夫人觉得“作孽”了,原本不该死的丫头,因自己过失而死,有点后悔。

贾宝玉却是深深的后悔!如果不是他的调戏骚扰,金钏儿根本不会死。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恨不得由他代替金钏儿而死。

薛宝钗来送衣服,他失魂落魄从母亲房中出来,结果一没留神差点就撞了父亲贾政。

古人对言行举止都有极高要求,贾宝玉平时见到父亲,不但要远远站住、侧身、垂首、行礼,还要表现恭顺。像今天这样都要撞父亲身上是不可想象的失礼行为。

贾政此时还不知道金钏儿之事,只对贾宝玉在贾雨村面前神魂不守有点不满意,此时见他畏缩,不由得不气也起了三分火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贾政正要训贾宝玉,突然有人来禀告“忠顺亲王府有人来了,要见老爷”。他不禁疑惑起来,贾府平日与忠顺王府素无往来,怎么会派人过来?

这段描写一定要慎重对待,只因贾府兴亡的全部问题关键,就在这里。

先说忠顺亲王,是《红楼梦》提到的第六位王爷。前有“东西南北”四王,为宁荣二公时代的功勋王爷。虽然没说四王的出身,但可以肯定非皇室不王。四王出身皇族,不是亲王就是郡王,都是皇帝直系。四王以北静亲王为首,传了三四代还是北静郡王。

再提到的就是已经“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老千岁未必老,按时间推测应该是这一代皇帝的兄弟。太上皇退位,他与皇帝争夺皇位失败才“坏了事”。

义忠亲王与薛家关系极近,薛家属于四大家族,四大家族属于贾家,贾家又分属四王八公老臣。皇帝与贾家不近亲,极可能是当初争皇位没有得到老臣的帮助。

最后是忠顺亲王。他可以肯定是皇帝的兄弟。贾政称呼他为“老人家”,同样未必很老,只是尊称。

义忠亲王背后有四王八公老臣支持,皇帝身边一定也有其他臣子支持,忠顺亲王就是骨干,还有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史家的忠靖侯史鼎能在太平年代封侯,非拥立之功不可得。

忠顺亲王和忠靖侯有一个共同点:封号头一个字都是“忠”!

前面五王,东西南北四王,一看就是军功盖世,平定四方,那时候人人忠心,只讲能力和实力,不需要借封号表示忠心。

义忠亲王,“义”字当头,对老臣集团够意思,还有热血,能苟富贵勿相忘,先义后忠,是对老臣感恩投桃报李的意思。

这就与梁山泊一样,晁盖是“聚义厅”,是大家为同一个目标同享富贵,不分彼此。宋江是“忠义堂”,是大家先有共同底线,再团结一起。不合适的就要被排挤和牺牲。

这么一来,贾家等老臣自然拥戴义忠亲王,能保证他们获得最大利益。可惜,义忠亲王输了,皇帝赢了。要求臣子先表忠心臣服,再给好处。贾家这等桀骜不驯老臣如何愿意?皇帝又如何能容?

所以,贾家属于“义”字当头派,自然就与“忠”字当头派的忠顺亲王“素无往来”。背后代表的是贾家人老臣与皇帝不和睦的矛盾。

这里还有两件事要格外注意:

第一,贾家在皇帝登基后,是有骑墙做两面派的。他们将贾元春送进宫,就是表现了左右摇摆的态度。可惜秦可卿葬礼上,北静王一出场各种拉拢,坐实结党,贾家与皇帝就割裂了。

第二,贾家之所以背弃皇帝,与北静王结党,是皇帝之前做了不地道的事,惹火了贾家。

贾代化死前,将宁国公传下来把持了两代的京营节度使一职,传给了王子腾。本意是王子腾作为过度,等贾家第四代崛起,再择机拿回来,或者起码四大家族把持,可以保证贾家的最大利益,捏住皇帝安全命脉,让其投鼠忌器不敢对贾家动手。

不成想第三代不成器,王子腾滋生了野心,皇帝更有雄才大略,双方暗中交易。皇帝收回京营节度使,掌握自己安危。王子腾升官开启王家腾飞时刻。贾家彻底被阴,才有后面与北静王结党的事发生。

至于贾元春为何晋升贤德妃,之前在元春晋升那篇介绍过不多说。

贾家此时与忠顺亲王对立不对付,平时根本毫无往来,此时王府来人见贾政,岂有不疑惑?

(第三十三回)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 蛔 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

忠顺亲王府长史来者不善,根本不与贾政虚与委蛇,直入主题管他讨要戏子蒋玉菡。一口咬定贾宝玉私藏了蒋玉菡。这显然是“诬告”。

贾宝玉“逢冤”,注意第四回被薛蟠打死的那个冯渊,就是现在以及未来的伏笔。薛蟠有“龙意”,证明忠顺亲王府来找茬,是皇帝向贾府发难。

上回解读蒋玉菡时,就说过他一个戏子在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之间左右骑墙,代表“摇摆”的贾家。

蒋玉菡拿了北静王的茜香罗汗巾,交换贾宝玉的扇子坠“玉玦”。

玉玦代表决断,表示贾家决定与北静王结党。

茜香罗汗巾是捆绑之意,代表北静王与贾家结党。

而蒋玉菡谐音将玉含,就是指贾宝玉?贾宝玉代表贾家,本是皇帝臣子,却与藩王结党。就像蒋玉菡本是忠顺亲王的人,却献媚于北静王。这如何干休?

这次忠顺王府上门“刁难”,看似讨要蒋玉菡,实则是对贾家与北静王结党的反应和警告!如果再继续下去,就不客气了!

蒋玉菡、贾宝玉在这里都属于是“符号”性人物。代表两个权力集团的第一次正面冲突。可笑贾家本不是主力,却枪打出头鸟,他们之愚蠢,就像石头不开窍。

当然,抛开隐喻,现实中贾宝玉的报应真的来了。他从参加舅舅王子腾的生日宴之后一直倒霉,被烫伤,舅母王子腾夫人一来,又被五鬼魇了。明白对林黛玉的感情,又遭到金玉良姻当头一棒。好容易和林黛玉有了眉目,贾元春又插了一脚站队薛宝钗。如今金钏儿又因他而死……

王子腾夫妇一出场,贾宝玉就倒霉,作者就在暗示王家对贾家的破坏性伤害和图谋不轨,此时终于迎来了最大的一次难关。

贾宝玉也知道不能承认他与蒋玉菡的关系,奈何忠顺王府掌握全部证据,贾家这边一定有他们的眼线。贾宝玉被逼无奈,只好交代蒋玉菡的去处,说是在紫檀堡置业了。

不提蒋玉菡如何“受难”,只说贾宝玉这次真的在劫难逃。勾连戏子是一回事,为家族惹祸政敌,贾政绝不会饶了他。

宏瑞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