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宏瑞传媒社会在美东疫情中出门购物见闻
在美东疫情中出门购物见闻
2022-09-23

这两天还是阴天飘雨。昨天是两周来第一次开车穿过普镇和大学。沿途到处是垂樱和玉兰,虽然许多参天大树还没长出叶子,但新绿已满眼皆是,美东我最喜欢的两个季节,其中一个是三月底到五月第一周,美得不像是真的。今天则是。这才意识到我已经有六年没在普镇度过三月末了。

开车的收获是能收听NPR,永远是安静理性的采访讨论。昨天讨论的是病毒检测。这些天很多报导都集中两点,一是美国相当惊人的检测速度和准确度,二是有突破性的新检测技术很快会投入生产。

美国检测率各地差别太大,这种差别固然有检测能力问题,但更多的是取决于疫情严重程度,目前的检测高度集中于纽约、西雅图等几个重灾区,而重灾区检测率越高才越有意义,否则就算你把蒙大拿州和怀俄明州的人都检测一遍,也是意义不大的,至少目前应该是这样。所以要以这个标准来和韩国比较。如果把加州和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在一起人数肯定超过韩国,面积也大于韩国,这个意义上美国目前检测速度的确超过了韩国。

NPR采访的一位专家提供的信息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目前检测数一天似乎到十万封顶了,难以冲过这个数。这可能也有人力方面的限制。现在就希望几种已经发展成熟的新检测技术能尽快投入应用,以加速检测,否则还是会落后于病毒传播的速度。今天看到新闻新泽西州长宣布在新泽西的重灾区Bergen county率先采用伊利诺伊州的Abbot lab发明的新检测技术,5分钟就出结果。FDA甚至紧急启动一项有BODYSPHERE设计的快速测试,说是两分钟出结果。

昨天到华人超市,我是打算去给几位此刻不能出门的前辈先生们买一些食品,顺便看看有没有现做的蟹壳黄和荠菜馄饨。到了发现货物虽然大体还充足,但已经不如以前了。

华人应该是对这次疫情最紧张的群体,好处是大都很注意个人防护,但华人也容易囤积食物,尤其是华人超市的东西。我去的这一家是个大连锁,前两周我才发现它已经在旁边的一个strip mall把原先关闭的巨大的洋超市给买下了,而且还装上了新招牌。如果不是这次疫情,现在恐怕已经开张了。我中午到超市时,在停车站已经看到好几辆车都装满了食物,最夸张的是有一对华人夫妇把整整一辆van的车厢全部装满,简直吓人。当然每个人都有行动的自由,我是这个想的:也许他们要给很多不能出门的家里老人送货呢?这么想也就释然了。但这多少可以解释为啥超市里不少东西已经没了。新鲜的蟹壳黄完全没了踪影,冷冻的荠菜猪肉大馄饨也没有了。不过新出炉广东烧烤还是很充足,明炉烤鸭和油鸡还是很好。

华人超市可能被华人抢购得太厉害,供应链出现问题,纽约有好几家已经临时关闭快两周了,惟有韩国人开的超市HMart还正常营业,而且货源也足。HMart无论整洁程度和蔬果丰富新鲜程度均在华人超市之上。

下午去附近的有机农场Terhune Orchards取电话预订的新鲜食物,主要是想冒险去买几个好吃的派和农庄做的水果蛋糕给自己也给关心的人们送去。这家农庄很有名,从自制的葡萄酒到甜食啥都有,还有很多小动物,周末往往很多家庭会去采摘当令蔬果和逗动物。但我至少四年没去了。

一路在森林、庄园和广袤的田野间穿行,到了发现等着取货的车已经有好几辆。农场会把订购的货物放到车的后备箱,但我还是忍不住进去添了些货。这铺子严格执行social distancing的规定,铺子里只能有五名客人,相互要保持距离,连算帐都要离开售货员很远。有人已经带上口罩。我也是戴了口罩去的,我已经被国内的朋友吓得魂不附体,感觉在这边出门就会中毒身亡。店里有只可爱的猫咪,我拍了他一张照,他却很不满意的朝我吼了一声,估计是看我这个戴着口罩的异类,感觉没有诚意。

回来路上听NPR讨论这次大家在家隔离,很多人因此厨艺大进,而且靠吃来减压。疫情结束恐怕不少人要发胖。但今晚看CNN的Chris Cuomo的节目,谈到美国这次疫情影响很大的是靠着公立学校那一餐免费午餐的许多贫穷儿童。美国号称最发达的国家,但却有数量惊人的在饥饿线上挣扎的儿童。所以现在社会上不少组织在设法解决这次疫情给孩子们带来的食荒问题。有一网站叫GENYOUth,专门负责接受大家捐助并安排餐食,是很靠谱的机构。其实当下为这些儿童准备餐食的人员也缺乏保护,而且工作地点往往在疫情高发地区,比如各大城区,所以他们的工作也极具献身精神。

说到目前超市等服务业的工作危险,已经有好几大连锁和企业的员工甚至因为得不到保护而罢工,亚马逊的员工也在其中,亚马逊和沃尔玛等公司都更新了政策,不仅提供安全保护还提供了比以前更高的带薪病假等等。这次疫情,晚上看滚动新闻,德州一家监狱的囚犯通过律师告州政府没有给他们足够的保护。所以现在监狱纷纷提供足够的肥皂、淋浴等各种保护措施防疫。

这次疫情中,美国社会开始注意到社会阶层之差异,很多可以在宽敞的家中办公和自我隔离的和很多没有这种条件的人群的差别,更不要说那些逃到佛罗里达和加州各种度假别墅的富裕阶层人士,那些人此刻不仅会带去病毒,也造成当地医疗的压力。当然病毒不分对象,也不会和谁合作,而且某些行业的风险绝对大过其他行业。但生活资源和品质的差异绝对是有影响的。

今天我老同学给我一个可以查看全美各地区疫情评估的网上地图,输入后会发现新泽西的最高发区恰恰是州府所在的Trenton,一个除了州政府没有任何商业生机可言的城市,所以那里的高发绝不会是丰富多彩城市生活的结果,而是大量低收入人群的结果,和纽约是截然不同的。

这两天的纽约时报有几篇很好的报导。这次疫情之前,一般人有谁知道呼吸机的重要,而这次大家都纳闷为何美国应急时要提供足够的呼吸机会这么难。哦,纽约时报就出了一篇有关这一问题形成原因的细致报导。原来十几年前美国的FDA就知道呼吸机的重要了,而且还特别选中了加州一家以制作呼吸机的先进技术著称的公司,这家公司摩拳擦掌作出了样品,送到华盛顿让FDA审核,正当要进入生产程序之际,美国以一条龙服务为名开始了医疗器材领域的资本化兼并大潮,这家小公司被一家叫Covidian的大公司买去。虽然和联邦政府的这项合作名义上还在,实际已物是人非。而且呼吸机这种小项目对大公司利润来说根本是杯水车薪,这样一拖就是几年,后来Covidian被更大的一家公司兼并,这事联邦政府就更没法弄。其实FDA并没有忘记这事,所以去年才重新选中荷兰的飞律浦替联邦政府制造呼吸机,下的订单预期正好五月交货。

这个报导看得让人扼腕甚至愤怒,当然美国联邦政府是无法强迫任何企业为其服务的,除非像现在这样启动战时生产条例。但这些年美国资本的日益集中的结果就是对公共利益的损害,这里面当然也有市场经济的责任。这些必然会在这次疫情结束后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

宏瑞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