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宏瑞传媒国学红楼梦中出身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宝钗,再贾母眼中是什么样的?
红楼梦中出身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宝钗,再贾母眼中是什么样的?
2022-09-19

薛宝钗,是曹雪芹著长篇章回体小说《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红楼梦》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在金陵地界赫赫有名,在护官符上,这四家是金陵地面上最显赫的豪绅。

按照护官符上的排序,同样身处金陵的林家,富贵根基该在薛家之后才对。但不知为何,黛玉阴差阳错住进的潇湘馆,当初题匾额为“有凤来仪”,而宝钗住的蘅芜苑,贾政上来就摇头道:“无味的很。”

宝钗和黛玉,一个是权贵之家,一个是清贵之家的根基,按说宝钗的身份不说超过黛玉,至少也该不分伯仲才对。

但在清虚观打醮一回,贾母话里话外指桑说槐地讽刺宝钗:“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她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古代女孩出嫁,看根基富贵的,那是嫡妻;看模样的,要用几两银子换来的,那就是妾,甚至是丫头,是富贵男子的玩意儿罢了。

比如第78回,贾母就曾说过她心目中宝玉屋里人的标准,就是“模样儿、爽利言谈,针线”都好的晴雯,而晴雯,当日是赖嬷嬷几两银子买来,送给贾母的丫头。

所以,贾母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讽刺宝钗不但没根基,而且家里很穷,就是模样儿好,性情好,也只配给宝玉作妾。

贾母作为木石前盟的支持者,这样说宝钗是不是污蔑和诽谤?笔者认为不是,恰恰是人老成精的贾母,一眼看穿了薛家的骗局:宝钗打一进荣国府时,就没什么根基,所剩的优势,无非和晴雯、袭人一样,只有美貌和才能罢了。

善骗人:“金玉良缘”里,宝钗根本没有“金”。

小沙弥介绍护官符上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关系是:“皆联络有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扶持遮饰,俱有照应“。

这段话说明,四大家族这个利益团体,靠的是“联络有亲”捆绑在一起的。

既然是靠姻亲联系起来的利益体,那么反过来,婚姻的结合也是利益的交换,所谓“金玉良缘”,“金”即是钱财,而“玉”即是权势。

也就是说,薛家是靠着家资前来求贾家的“玉”的。不然,薛宝钗根本没有成为宝二奶奶的资格,连候选人都不可能,没钱没势没根基,宝钗要想嫁给宝玉,只能是如晴雯、袭人一样的身份。

但当初薛家一进荣国府时,曹翁介绍薛家:“自薛蟠父亲死后……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

京都中几处生意消耗了,更可怕的是这个“亦”字,说明在京都中生意消耗之前,薛家其他的生意早已消耗了。

啥意思呢?这说明薛家在来荣国府前,就已经没钱了。但贾家接待薛姨妈等的规格并不低。

对薛姨妈一家的到来,王夫人还没挽留住宿,贾政就先着人告诉王夫人说:“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白空闲着,赶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哥儿、姐儿住了甚好。”

接着贾母也让人来传话说:“请姨太太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儿。”

有人说贾政和贾母这是好客的表现,但笔者认为未必。

黛玉进荣国府时,王夫人除了告诫黛玉离宝玉远点外,对她的住所连问都没问。贾家是什么家庭?是贾母口中“我们家上下的人,都是一颗富贵心,两支体面眼”的家庭,贾母、贾政其实都不例外。

荣国府上下对薛姨妈热情,看重的就是薛家有钱财。连薛姨妈对王夫人说她家住在这里“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免却”时,王夫人的心理活动都是:“知她家不难于此,遂任从其愿。”

也就是说,贾家从上到下,包括王夫人都被薛家蒙在鼓里,都认为薛家还是从前那个“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

也就是说,金玉良缘中,薛家的“金”根本就是假的,难怪宝玉去薛家梨香院的路上,迎面就碰上两个人:詹光和单聘仁,脂砚斋在这二人旁分别侧批“盖沾光之意”,“盖善于骗人之意”。

而这次宝玉造访薛家,宝钗就和她的丫头莺儿一唱一和地透露出了刻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项圈,正好和宝玉通灵宝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是一对儿。

曹翁安排詹光和单聘仁,就是提醒读者,薛家根本没有钱了,她们来荣国府,放出金玉良缘,就是来沾光的,为了沾光,她们的手段就是善于骗人。

一包燕窝,一丸药:是宝钗空手套白狼的一阵好风。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薛家既然要装富贵,就要拿得出富贵的款儿,但以薛家的底里,她们拿什么装阔呢?

答案是一张巧嘴。

宝玉被贾政打后,屁股肿得老高,宝钗这个贵族千金不声不响来到怡红院,原文说:“只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向袭人说道:‘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替他敷上,把那瘀血的热毒散开,可以就好了。”

宝钗这个举动真的有点可笑,一丸药而已,还“托着”,是只怕人不知道她薛家送来一丸药吗?

而且,送药就送药,还只送了一丸,她这是太上老君的仙丹吗?那么珍贵只送一丸?

再者说,贾家是什么地方,那是动辄请太医的家庭,宝钗这随便托着的一丸药,就真比太医的药还好?宝钗就比太医还懂医理?说什么“把瘀血的热毒散开,可以就好了”,细细一思量,宝钗的举动还真可笑。

除了这次送药丸,还有一次就是送黛玉一包燕窝。

宝钗跟黛玉示好,劝她吃燕窝,说了一大篇话。但并没说送黛玉一钱半两燕窝。

谁知黛玉此时把宝钗认作了好姊妹,便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在荣国府做不得主,怕外人说自己单独吃燕窝费事。

宝钗听黛玉如此说,只得说道:“我明日家去和妈妈说了,与你送几两。每日叫丫头们就熬了……”

你看,宝钗本来只是动动嘴,就想收买黛玉的,并没打算给黛玉燕窝,之后表示送燕窝,也是话赶到这里,不得不如此的意思。

在黛玉眼里,燕窝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东西事小,难得你多情如此”,但薛家真的不在乎这几两燕窝吗?并不是!

在第57回,黛玉的大丫头紫鹃突然向宝玉问燕窝的事:“我们正疑惑,老太太怎么忽然想起来叫人每一日送一两燕窝来呢?”

吃燕窝一事,是宝钗和黛玉两人的对话,怎么老太太突然知道,并让每天送一两燕窝了?

虽然宝玉对紫鹃说是自己向老太太露了个口风,但宝玉的话中可是有话:“既吃燕

窝,又不可间断,若只管和她(宝钗)要,也太托实。”

宝玉一向是个富贵闲人,为何有这个心不让黛玉再要宝钗的燕窝?无外乎宝钗给黛玉燕窝的事,已经传出去,宝玉听到了风声。这就难怪宝玉悄悄对黛玉说:“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话没说完,赵姨娘进来,打断了宝玉的话,但这里面的寓意就很不简单。

宝钗送了一包燕窝后,就往外放风说道黛玉,最后还是让老太太接过了供给燕窝的责任。

宝钗除了一包燕窝,就不再供给了,其实说宝钗有心机也行,但更重要的是,薛家真的没钱,供给不起。

通共薛家在荣国府这几年,除了送给宝玉一丸药,给了贾琏一丸药,再就是给了黛玉一包燕窝,以及薛蟠从南边带回来的一箱小玩意儿,都是不值钱的。这和大富之家的头衔实在不相称。

难怪宝钗在《临江仙·柳絮》中写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宝钗来到荣国府,目的就是凭借一阵风就想上青云,一阵风和一个屁一样,都是一股空气。宝钗的根基其实就像贾母说的,和晴雯、袭人一样。根本没法跟黛玉比。

但人家有的是一阵风的谎言,善骗人的手段,最后登上了宝二奶奶的宝座。只能说世界太疯狂。

宏瑞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